钟离二狗子

鲜衣怒马,少年时

【周叶】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短篇fin)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

*非典型ABO
*恶搞向
*ooc

1。
  信息素都是有味道的,叶修上学的时候身边分化第二性别的同学总是在讨论信息素的味道,什么抹茶,檀香,柠檬,苹果的,五花八门放在一起都能凑一桌饭。也有人问叶修,你是什么味的,叶修说比你好闻,而且让人欲罢不能。

  其实那个时候叶修还没分化第二性别,说这话就是因为中二吹牛逼。不过他这话说得也对,的确挺让人欲罢不能的。

  叶修第一次发情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再加上学校定时喷洒抑制剂,信息素的味道就变得很淡很淡,但是老师鼻子好啊,上课闻了闻就问“谁在吃泡面?”

  没人吱声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叶修,叶修一脸懵逼,老师看着他这样以为他是死不悔改于是就喊“叶修你竟然敢在课堂上吃泡面,还是红烧牛肉味的”

嗯,叶修的信息素是泡面味的。

2。

信息素的味道大概也是叶修进入联盟之后隐藏性别的原因,虽然叶修自己挺喜欢的闻一闻就不饿了,但是要是让别人知道耳根子肯定不得清净。

后来和周泽楷谈恋爱的时候,叶修还怕周泽楷不喜欢这个味,就问他,你喜欢泡面么?

周泽楷挺懵逼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叶修又问,你喜欢红烧牛肉味的泡面么

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

叶修大舒一口气,告诉他我就是泡面味的。

周泽楷表示前辈什么样我都喜欢。

3。

  两个人交往了挺长时间,狗粮洒遍全联盟但其实真枪实弹的一次都没干过,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一次也没闻到过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

有一次他俩出去,叶修忽然发情了还没带抑制剂,他就觉得自己身边儿有一股醋味儿,他看向周泽楷,周泽楷看着他大眼对小眼。

嗯,周泽楷是陈年老醋。

那次俩人就算是彻底完成了标记,回来的时候俩人身上那味道简直没谁了,加了醋的红烧牛肉面,硬是把兴欣的人闻饿了风。

魏琛说,放眼全联盟都没有比他俩更奇葩的信息素。

周泽楷有点小失落,叶修说没事,咱俩的味道多解饿啊。

4。

  两个人得契合度很高,干柴烈火发起情来信息素的味道收都收不住,你能想象浓郁的红烧牛肉面加了陈年老醋的味道吗?

兴欣的人表示,他们接受不了,于是贴上了一块标识 泡面与醋不得入内。

周泽楷和叶修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兴欣回不了去轮回,在轮回待得从老板到队员再也不想吃红烧牛肉味的泡面。

而周泽楷和叶修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FIN

【周叶】你是我的镜花水月[短篇fin]

你是我的镜花水月

*校园架空
*ooc
  

  阳光正好,泛滥成河。

  Y中是这所城市里最好的高中,面积很大不像是个高中倒像是半个大学,刚进校门就能看见一排整齐的香樟,茂盛的绿叶里点缀着白花,在阳光下像是光点随着风在绿色的波浪似的树叶中闪烁。

  周泽楷记得他上次来得时候这排香樟还没这么茂盛,但是那个时候周泽楷作为一名Y中学生的时光已经结束,在六月刚刚开始的时候,在没有进入盛夏的时候,在燥热的空气还没有肆无忌惮的掀起热浪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那个时候的老师说,希望有一天你们能够回来,站在我们原来的教室里,站在讲台上,作为一个满载荣誉的人为你们的学弟学妹们讲话。周泽楷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所以现在他也顺着老师的话,满载着荣誉,成为了优秀校友回来为学弟学妹们演讲。

  但是他的目的可不仅仅有表面这一点,那些见不得人的小私心都深藏在了心底,但是只要想起来就会抿着嘴偷偷的笑上好一阵。

  他曾经的老师正在和他一起站在讲台上,老师深知他不爱说话的毛病于是自己就挑起了介绍的工作,周泽楷只要在一边站着不时的点点头就可以。这不是个苦活甚至还有时间发呆。他望向自己曾经的座位,靠窗的第三排,现在那个地方上坐着一个少年,外面的树木洒下浓郁的泼墨似的阴影,罩在了少年的身上,有些幼稚又充满着向往的神情也被笼罩在阴影下。

 

  周泽楷想起来多少年前他也是这样坐在哪里,还没见过世界的全貌,带着一股少年的懵懂与憧憬看着讲台上那个人。

  “嘿,你们好,我是叶修”叶修当初是这么自我介绍的,有些漫不经心的笑着,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再给学弟学妹们演讲更像是在哄小孩。周泽楷还记得当初叶修穿着宽大的白体恤,阳光照射进来在上面投下黄色的光斑,也把那双眸子照得闪闪发亮。

  周泽楷曾经觉得夜晚下的大海是最美的风景,因为那时候他并没有见过叶修的眼睛。

  “其实我没什么好说的”叶修又笑了笑,“我并不擅长这个差事,这个时间我宁可回家打一盘游戏也不想在这儿误人子弟”

  叶修讲到这儿,旁边站着的老师嘴角抽了抽,颇有些滑稽,最后给了叶修一记眼刀。叶修摸着头笑了笑,带着点痞气“一定要说些什么的话,那就是社会没你们想像的那么简单,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小……嗯……你们要记住了”

  周泽楷觉得叶修没脱出口的话也许是小兔崽子或者是小屁孩,如果这么想那么这叶修真不像是个荣誉校友而像是翻墙进来砸场子的小混混。头发有些乱,在阳光下反着光,衣服穿得像是个无业游民,如果可以叶修没准会穿着夏威夷风的花裤衩来。但是叶修还是这么让周泽楷着迷,也许是之前的耳濡目染也许是今天的一见钟情。

  叶修这个名字在Y中几乎是无人不知,虽然根本没出差几届但在学校里却是个传说,无论那一方面。什么省里的奥数竞赛第一名,作文比赛第一名,英语演讲一等奖,高考时省里的理科状元,还有在校期间被记了十八次过,差点被退学,还参与了一起恶劣的群架,好的坏的几乎都被叶修收入了囊中。

  平常老师教育学生的时候都是拿叶修来说事,如果有人打架那老师教育的时候会说,“你以为你是叶修啊,你拿个奖回来?”教育班级的时候会说“大家别像叶修学习啊,他就是个反面典型”

  几乎高中三年都是在被叶修支配的恐惧下度过的,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年的耳濡目染,叶修在周泽楷心里渐渐的成为了一个习惯。

  下课铃响了之后,叶修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比他们这些做学生的还急,老师几乎是强忍着没去骂这个死性不改的学生。周泽楷有点失望他本以为自己和叶修再不能相见,但是没想到上帝为他开了一扇窗。

  那是个很平常的晚上,上了高三之后他们放学后根本没见过太阳,除了漆黑的夜空就是发着光的路灯。周泽楷寡言所以也没有多少朋友,回家都是自己一个人走。这个年纪的孩子多少还是希望成群结伴的,所以周泽楷看上去就有点孤独。

沿着熟悉的路走,他远远的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路灯下面,他觉得这是叶修,周泽楷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白天时叶修在讲台上的情景,他走进了一点,仔细看了一眼果然是叶修。这是这个时候叶修在抽烟,火星在指缝间忽明忽暗,比白天少了点漫不经心多了点颓废。

“叶修……前辈?”周泽楷不善言辞想了半天才想到妥帖的称呼。这句话让叶修缓过了神,他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的人,眯着眼睛视线来回穿梭似乎在确认对方的身份。过了一会儿叶修才做恍然大悟状,他说“你是今天坐在靠窗第三排的小学弟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果然叶修的传说不是白来的连他坐在那里都记得,但是很多年后叶修才告诉他,之所以能记住他,是因为周泽楷长得太惹眼了,一看就忘不掉。

  “真巧。”叶修掐了烟,唇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不显得疏离却也不会太亲近。“你叫什么名字?估计你也不想一直被我喊小学弟吧”

  “周泽楷”周泽楷如实的回答,叶修听了这么朴实无华不做作的答案忍不住了笑了一声,然后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他说“小周是吧?你也够可爱的了”

  周泽楷一直没能忘了哪个时候的叶修,路灯昏暗的灯光照下来,对面那个人蓬松的头发像是坠着光点,覆盖这一层暖黄色的光,连头顶的飞虫都像是为他加冕的精灵,他脸部的线条较别人要柔和许多,眉眼弯弯好像盛着不少温柔,看上去像一只温和的猫。但是周泽楷知道,那个在学校里像是个传说的前辈绝对不可能是只猫,他是只老虎总有一天会露出獠牙和利爪。

  “前辈,你怎么……”周泽楷放学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没人会闲出屁来在路灯下抽烟。“记错了订房的日期,然后就被赶出来了”叶修无所谓的笑笑,似乎如果今天露宿街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前辈,来我家?”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这么说,那个时候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对于叶修是尊敬,仰慕还是喜爱,很多很多复杂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梗在哪里。叶修听了话愣了一下,之前掐灭夹在手里的烟头差点掉下去。

  “我家,没人”周泽楷怕叶修会错意,连忙解释,但是这个解释倒是有点越描越黑。叶修看着周泽楷的囧样,揉了一下自己小学弟的头发,周泽楷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很舒服,“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总不会怕你一个高中生”叶修表示自己并没有会错意,周泽楷放了一点心,他的发顶似乎还残留着叶修手心的温度,把他的脸烧的有点红。

  “而且我也有能力去解决一下自己的事,别忘了我可是你们传说中的学长”叶修这么说,若是搁在他刚离开校园的时候,他也许真的会跟这周泽楷走,那个时候他还敢于接受别人的好意,对着别人露出柔软的内核,但是世界充满棱角待的越久伤痕越多,他开始谨小慎微,开始去揣测别人的想法,然后合上自己的外壳,打磨成一块外表光鲜又坚硬无比的石头。

  “我陪前辈?”周泽楷问道。

  “别,家里人会担心”

  “家里没人”

  “嗯,那随你”

  叶修坐在了道边,这个时间马路上车已经很少了,所以叶修可以把腿伸得很长,而周泽楷挨着叶修坐下,他侧过头就能看见叶修好看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叶修有一点郁闷又有一点无奈。

  周泽楷不会想到那个时候叶修经历了什么,几乎是在叶修刚从中学跑了出来他就得知自己被生意伙伴诓了,卖了所有的股票卷款逃走。坑的叶修连房费都付不起,最后只能到路灯下来抽烟,如果说之前叶修还流露出自己的一些柔软,那么这个夜晚他讲彻底扣上最坚硬的盔甲,但是还好还好他遇见了周泽楷,他也同样孤独,于是互相吸引在道边上挨着坐下,像是小小的亮光,点亮了彼此的黑夜。

  黑夜太过漫长,我们只有依偎着才能生存。

  周泽楷虽然不太会说话,但心思还是很细腻的,他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这个只见过一面,仰慕了太久的学长。这让他有点犯难,如果说暗恋是举步为难的风花雪月,那么像他这种单恋就是镜花雪月,看得见却永远无法触碰,稍稍伸出手就会支离破碎。

  “你该走了,明天还要上学”叶修侧过头,看着周泽楷说。周泽楷长得很好看,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清他长长的睫毛。他就是电视上明星的那种帅,很精致,哪怕麻袋似的校服在他身上都穿的像是时装周。

  “可…前辈?”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这个时间他的确该回去了,但是又怕回去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叶修。

  “我是成年人啊,小周”叶修有点无奈。

  “电话”周泽楷翻出纸笔递过去

  “嗯?”叶修愣了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要他的电话号,这么看倒像是他在被搭讪,想到这儿叶修笑了笑,然后接过纸笔写下自己的号码,“这些天我离不开这里,跑不了”

  叶修狡黠的笑了笑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看透了,慌慌张张说了一句前辈再见就离开了。

  一路上手里的纸条被捏的紧紧的像是心尖上的宝藏。

  周泽楷到学校一向很早,班级里刚来的几个同学正凑在一起嘁嘁喳喳的不知道讨论什么。其中一个人看见周泽楷来了,就说“你听说了吗,叶修他昨天被人坑了”

  周泽楷的眉头皱紧,那个人还在自顾自的说下去“他的合作伙伴撤资卷款跑了,股票跌的不行,估计过两天就破产了”对于不关自己事的热闹,所有人都说的云淡风轻甚至幸灾乐祸“叶修前辈得憋屈死,刚回母校就被坑以后估计是不敢来了……诶,周泽楷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这人说到一半停了下,看见周泽楷脸色煞白。周泽楷摇了摇头,走回了座位,而且他人对于他这副样子见怪不怪,耸了耸肩就继续议论下去。

  周泽楷,没想到昨天晚上的叶修竟然处于那样一种境地,但为什么那样的云淡风轻那样的漫不经心,好像自己建立的城堡轰然倒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周泽楷本来以为他离叶修已经够近了,但是现在他又忽然觉得离叶修那么远,远到只能看见那个人的背影。

  这一天的课周泽楷都坐立不安,下课铃刚响也顾不得什么晚自习直接从校门口跑了出去,他是个好学生,所以只要说一声老师就会放他走,他拿出手机打了昨天叶修留下的号码,周泽楷很怕这是个空号,但还好电话接通,那边响起了叶修的声音,让他安心不少。

  “……小周?”叶修好像在猜测“怎么了?”

  “前辈,你在哪儿?”周泽楷这么问,叶修那边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报了一个地名。

  周泽楷赶到哪儿的时候叶修正在蹲在路边儿吃泡面,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看见他来了还对他哟了一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是在等一个朋友的时候顺便吃着泡面。

  “翘了晚自习?你怎么这么不学好”叶修笑着说,语气丝毫没有责怪的意味“来找我什么事儿啊”

  “前辈,你……还好?”周泽楷斟酌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都知道啦”叶修愣了一下很快就笑了下,“我没事儿,这才多大点……”叶修话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拥进怀抱,呼吸间满是香樟淡淡的香味。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叶修轻笑了一声,然后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叶修并没有介意这个后辈的举动他知道这只是周泽楷安慰人的方式,“弄得好像你才是破产的那个”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叶修,叶修身上还有泡面的味道,叶修的漫不经心,叶修的无所谓都那么让他着迷,但是也掩盖住了内心的疮疤,周泽楷怎么会看不见叶修强撑着的坚强。他不懂如何说话安慰叶修的,但是他可以抱一抱他让他知道自己是站在他那边的。


  “小周,松开我!”忽然的叶修这么说,周泽楷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下一秒他就被甩到一边,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看周围站了一圈的人,面色不善,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事儿。周泽楷隐隐约约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藏在衣袖下面的手握紧了。

  “叶哥,好久不见。”为首的那人这么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嗯,是挺久的”叶修摸了摸下巴“刘皓你啥时候改行做小混混了,哟,这人还挺多”叶修看了一圈,然后笑着说丝毫没有自己是围殴对象的自觉。

  “我就来看看叶哥您现在的惨样,顺便给您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刘皓这么说,还刻意狠戾的笑了笑,活像是个大反派。

  “我上学的时候打群架还真没输过,你现在跑还来得及”叶修说,周泽楷这个时候想起了他这位前辈记了十八次过的传说,竟然还有点放心。

“我们这么多人害怕你们两个人啊”刘皓知道叶修的嘴炮,也知道这人的实力但是他人多啊,所以说话也有底气。

  “不跑?”叶修挑了挑眉,周围的人都握紧了手里的家伙什,周泽楷也绷紧了神经准备来一场群架。

  “小周我们跑!”叶修这么喊,周泽楷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抓着手腕跑出了好几百米,而那些人估计也没预料到最后是这么个结果都愣在那儿,没追过来。

跑了不知道多久叶修才停下来,弯着腰大口喘气,周泽楷倒没什么事就过去帮着叶修顺气,顺着顺着叶修就笑了起来,他一边喘一边说“那帮傻冒,我得傻成什么样才能和他们硬肛”

  “前辈,别说话会呛到”周泽楷轻轻的拍了拍叶修的后背,他曾经以为叶修强大到不可想象,不会失败,不会放弃,永远强大,永远光彩照人,像是信仰。但是现在他知道叶修不是那么完美,他会失败,他会一落千丈,打不过也会逃跑。知道了真相的周泽楷,并没有梦想破碎的失落,反而很高兴,因为这样的叶修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叶修不再是他只能抬头仰望的神,而是愈发丰满,有血有肉的,他可以抱一抱的人。

  真好,真好。

“前辈,来我家吧”周泽楷说,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他的父母在国外,没有特别大的事不会回来。

“嗯,好吧”叶修不是那种矫情的人,而且现在的状况他的确需要一个庇护所。


  然后就这么巧合的,两个人住在了一起。周泽楷学习而叶修鼓捣着再创业。时间久了两个人不能说什么火花都没有,只是谁也没有先开口,两个人就这么说不清道不明的继续着同居生活。

  时间飞快,周泽楷已经考完了高考,而叶修新弄的公司也变得有些起色,一切都在向着好的地方发展,但是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这是个分界点,前面的暧昧不明,模糊不定都要在这一刻变的清晰,即使现在不说那也是迟早的事。

  但是那些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戛然而止,周泽楷被家里安排出国,这是唯一想不到的变数,他本来想着这个周末就跟叶修告白,然后在本市上个大学。周泽楷不想去,他知道如果这一去也许他和叶修就再也没有以后,但是叶修只是告诉他,你得去,你的人生不可能只有一点东西。

  周泽楷最后还是去了,叶修亲自送的他。

  “别愁眉苦脸的了,你这机会别人巴不得要呢”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笑的很开心。

  “别难过啊,我又跑不了”叶修这么说,笑的像个狐狸。叶修知道,什么都知道,只是他不说罢了,他没那个胆识跟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人在那种他自己都自顾不暇的时候在一起,他们不够强大,所以只能镜花水月。

  他相信周泽楷会成长为一个很好的人,哪怕回来之后不能再相见,那也是一种好的结局因为他们都会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也能够保护他人。

  “前辈,我喜欢你”周泽楷抱住了眼前的叶修,他现在还是个孩子他还是很舍不得叶修,所以他抱的很紧,一点都不想松开,“你等我回来”

“嗯”叶修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他不知道自己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但他并不拒绝这份感情。“别跟小孩儿似的了”叶修推开周泽楷,让他赶紧过安检。




周泽楷收回了思绪,和他一起站着的老师已经差不多讲完了话,这时候下课铃也打了,周泽楷就礼貌的走出了教室。这是他第一次回国,他现在算是半个成功人士,所以也有底气给叶修发短信告诉他自己回来了。只是叶修没有回复,这多少让周泽楷有点紧张,但是他有一种直觉,他和叶修一定会再见面。

  他走出教学楼,沿着那排香樟走,这些年他除了忙着自己的学业就是关注着叶修,他知道叶修再一次成了一个神话,又一次成了传说。周泽楷很骄傲,又有点难受他不太想让叶修被太多人知道,那是他一个人的宝贝。

  风吹过,香樟的味道填满了空气,周泽楷抬起头,他看见不远处的校门口站着一个人,头发有些乱,在阳光下反着光,衣服穿得像是个无业游民,随意中透着一丝慵懒。那个个人对着他招手,好看的眉眼中盛满了阳光,好看极了。

  “小周。”

【Fin】

感谢观看(((o(*゚▽゚*)o)))

第一次写周叶有点小激动